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盒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法国数码创意:中国电影产业的新机遇_0资讯生活

发布时间:2019-05-07 19:21:20 阅读: 来源:木盒厂家

  Yann Marchet:大家好!非常感谢今天来到这里参加我们的论坛,今天论坛的名字叫做法国数码创意:为中国电影工业的世界机遇,今天我们主要探讨的就是法国的特效、动画以及3D,大家知道法国在数码创作方面是国际知名的,特别是和欧洲以及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有合作,现在和亚洲以及中国也有很多的合作,今天早上我们会说到。很快我将各位嘉宾邀请来台上,首先是海伦.吉罗和托马斯.萨博,他们是《微观小世界》的两名导演,海伦.吉罗她刚入行时候在动画当导演,之后加入了创意设计,之后她在电子游戏行业工作了好几年,特别是为EB娱乐软件工作过,2003年她和一个公司来合作,特别是制作了《微观小世界》,我们会谈到《微观小世界》。

  托马斯.萨博也是《微观小世界》的导演,他之前是情景串联图版师,为多媒体公共工作,另外还加入《愚蠢的入侵者》的电影创作,在全世界引起了很大反响,之后制作了一些电子游戏的制作,在《微观小世界》这部电视动画上,他和海伦.吉罗合作担任导演,之后邀请Umacu Emballo先生;他是来自于法国骑士制作公司,他是2001年入行,入行的时候作为广告情景串联图版师,做了雀巢等广告,之后进入艺术作为导演,为很多大牌比如香奈儿、吴路易威登等等担任特效的制作。

  下面邀请Loris Paillier,他入行的时候先是在电子游戏行业,之后作为特效监制加入到了急速赛车手的电影制作,还加入王家卫的电影制作,《亚射雷神》等等,最近在中国他因为开创了自己的公司,在之后他又加入了中国一家在法国的分公司。

  下面介绍一下鹰美传媒的Edmond Tao先生。鹰美传媒是一个中国的企业,是中国的广告传媒企业,他是在2008年开创的,为很多大的汽车品牌工作过,他和很多很有天分的导演进行合作。近年来鹰美传媒和一家公司经常性合作,进行具有艺术性的创作。

  下面是Leo Lee,是浙江博采传媒的CEO,李先生是在杭州长大的,他的公司已经开了20年,博采传媒是中国最早的在动画产业以及特效产业的公司之一,而且他也是开发了中国最早的2D软件,之后他还创作了《昆塔盒子总动员》,3D电影在中国获得了很大奖,他和法国一家公司进行合作。

  在邀请各位嘉宾讲话之前,我介绍一下法国的资产和法国的产业,我自己叫Yann Marchet,我是大巴黎地区电影委员会市场部门的负责人,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了促进在大巴黎地区的电影创作也要吸引其他地方的电影同行来到法国,另外也是要促进法国的电影行业走向世界,给大家几个数字,让大家来了解一下有大体的了解,虽然我们的法国只有6500万人,但是我们的法国票房已经是全世界第五,另外屏幕的数量是全世界第四大,另外在搜电影产业电影产业长的电影的生产方面也是全世界排名第四的,之前我说过我是大巴黎地区的电影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大巴黎地区是聚集了法国主要的电影制作工业产业,是包括了33万的技术人员,整个电影的制作产业的产业链都在那里,比如说我们有电影的拍摄平台等等,我们在特效行业3D以及动画方面也是非常知名,我们的技术在全世界都是受到了好评,给大家一些例子,有一些我们和全世界知名的制作公司来合作的电影,比如说《神偷奶爸1,2》,法国公司和美国进行合作的,这个动画片的动画制作是完全在法国进行的。

  《神偷奶爸2》的制作成本是7000万美元,主要是在法国制作,票房是达到了10亿美元,在特效方面的合作还有王家卫的《一代宗师》,还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还有其他的一些电影都是在我们的屏幕上看到了,另外还有非常知名的创作,还有得到奥斯卡电影动画奖,也是由法国公司来制作的。

  最后一点就是我们希望吸引大量的电影到大巴黎来进行制作,我们大巴黎地区给电影制作如果来到大巴黎地区,可以享受20%的减税的优惠政策,这对于很多国际的电影制作公司来说,都是很有吸引力的,因此我们大巴黎地区在这方面是很有优势的,欢迎大家能够来到大巴黎地区,利用到我们的知识、技术和人才。我们电影委员会的预算有1400万欧元,主要是促进动画电影的创作,这是对于我们法国的市场以及动画产业的介绍,如果大家未来有类似的电影制作,希望来到巴黎都非常欢迎大家,欢迎大家跟我们联系。

  现在邀请我们的嘉宾来进行交流,首先欢迎海伦.吉罗和托马斯.萨博,他们是《微观小世界》的导演,这是他们的第一部长片,这部电影很有意思,因为这部点第一次把3D真实的拍摄场景和动画结合在了一起,所以我邀请他们来介绍一下这部电影是怎么创作的?问他们第一个问题,就是这种混合拍摄的技术,请问你们在设计的时候创意的时候是怎样进行设想的?一开始《微观小世界》是电视动画,之后你们决定要做电影长片的时候是为何决定,把动画和真实场景结合起来?

  托马斯.萨博:各位早上好!我们选择用立体的方式来制作这部影片,一开始并不是我们的初衷,是制作方要求我们这样做的,之后我们先把剧本搞出来了以后,制作方问我们是不是能够搞成立体电影?我们觉得还是有可能的,因为这样的效果更好,所以这个片子一开始并不是就考虑制作成3D的立体片,只不过应制作方的邀请以后再搞出来的,因此从剧本创作的过程中并不是按照立体片的方式来创作的,所以有一点和正常的方式不一样的,是倒过来的,但是我们对之后的效果感到满意。

  在摄影的过程中就以立体的方式用3D方式制作的,因为是很多的拍摄过程中用了两部摄影机,以便能够在拍摄的过程中制造出非常真实逼真的效果,但是这样我们有的时候因为总是匐在地上拍摄,所以有的时候对于背景远景拍摄非常困难,所以我们采取了特殊方法,以便让摄像机直接贴着地面拍摄。

  海伦.吉罗:我们采用了微型的摄像机,比如说有的时候两部摄像机变成三部的小型摄像机来拍摄,当然这样就使我们的拍摄的制作过程延长了,我们在拍摄过程中因为拍摄小的动物和植物等等,所以必须是贴着地面能够尽可能接近地的表层。

  托马斯.萨博:此外我们在拍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我们尽了一切努力,在拍摄的时候进行立体拍摄,再把角色人物放进去。

  海伦.吉罗:为此我们制作了10几个图形模型,把模型在我们拍摄立体的效果片子里面再加进去,加进角色的过程是很困难的。

  Yann Marchet:你们的背景有的是真实的背景,有的是在摄影棚里的背景。

  海伦.吉罗:是的,我们在拍摄过程中基本上都是真实的背景,但是在剧中的人物等等是通过模型来加进去的。

  Yann Marchet:在中国我们经常谈到3D技术,但是3D的立体影片往往是后期转换成3D,因为人们说在拍摄过程中,如果直接使用3D的手法拍摄,会产生很多困难,所以都是拍摄的时候制作的时候以2D技术制作,然后再转换成3D立体片。请问一下你们怎么样使用混合的方法,以及既有实际的3D拍摄又有摄影棚的制作,然后混在一起?

  海伦.吉罗:实际上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制作也是很困难,我们也不清楚最后的效果到底怎么样,之后影片拿出来了以后我们觉得当时付出的努力还是值得的,可以说这样制作成本更高,但是在拍摄的过程中直接使用3D的方法进行拍摄。

  托马斯.萨博:这种高成本制作还是值得的,因为它的效果不一样。而且如果一开始用2D技术制作出来的影片,像《泰坦尼克号》,再转成3D影片的时候成本更高,付出的代价更昂贵,此外我们的片子中有一个场景在河上,这个拍摄我们采取传统的手法拍摄,把它转换成立体的效果。

  Yann Marchet:一般来说我们经常是说法国风格,所谓的法国风格你们作为导演、制作者,法国风格在你们看来到底意味着什么?

  托马斯.萨博:我也不明白法国风格到底指的是什么?什么是法国风格?而且我们这部片子是法国和比利时联合制作的,所以如果说风格是法比风格,也可能我们像比利时人一样,在动画片动漫方面有一种传统,而且我们确实在法国的电影学校有专门的专业,有专门的学生是学习动漫的制作,在中国肯定也有这方面很多人很多专家,可以请他们发表意见。

  Yann Marchet:你们的片子有卖出了在法国150万个座位,而在海外是80万个座位。你们的成果是怎么取得的?你们怎么解释几乎是世界各地对这个片子都非常欢迎。

  托马斯.萨博:首先因为我们的主题是非常普遍的,是一些昆虫,所以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比如说《微观小世界》里面有专门拍摄苍蝇的,还有小甲虫等等,这些都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一些昆虫,而且还有很多的音效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所以使用了这些制作的手法,就使得我们的片子能够在世界各国都能够被大家所接受,受到欢迎。

  Yann Marchet:比如说从观众的角度来说,这个片子是在昨天和前天都放映了,在本届电影节上受到了观众大力的欢迎,你们感觉怎么样?

  托马斯.萨博:我们感到非常高兴,现场的效果比所有任何地方放映这部片子的效果都要好,在大家都热烈的鼓掌,甚至是欢呼,这样热烈的场面在海外,在欧洲的放映电影院是没有出现过的,而且我们也看到很多孩子都高兴叫起来,我们感到非常高兴。

  Yann Marchet:这个片子在9、10月份放在影院向公众放映,有更多人欣赏这部片子,这部《微观小世界》是你们的第一部作品,如果人们没有能够在电影节上看到这个片子,我想到8月22号的时候就开始公映了,所以你们可以到电影院去看。我们现在欣赏一些片断(播放影片片断)。

  解说:这里是一些小昆虫为了争夺一块糖引发的战争,这些小昆虫很有意思,因为大家都很熟悉它们,而我们在拍摄过程中又加上了制作方人的想象力,这个电影中没有对话,和通常的电影有区别的,而且它们虽然都是同一类的昆虫,但是它们的形象不完全一样,所以我们希望人们看到同一类昆虫各有区别,像影片中不同的角色一样,我们尽可能在水里的拍摄真实,这是我们首部制作的片子,在这个片子里面包括了动画的制作方式,以及真实的人物和昆虫,最有意思的是我们在拍摄一开始就是以立体的方式进行拍摄的,也就是说我们的立体片子从制作到最后的放映,是真真事实实实在在的立体片,没有任何作假的成分。我们在拍摄的过程中总是在不断地打扫地面,把摄影机尽可能靠近地面。

  在我们的影片中,大自然本身也是我们这个影片的重要角色,在我们拍摄的过程中,我们自己也感到拍摄的乐趣,这个场景从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心中想象就是这么一个场景,成百万的蚂蚁攻击另一个地方,每一个蚂蚁几百万当中的每一个都能够听到,根据周围的环境来决定怎么做?我们在拍摄这部影片的过程中,大家都赞成的一个方面也是我们的音乐效果,我们的音乐虽然曲调非常简单,但是却制造出了应有的效果。

  Yann Marchet:下面我邀请Umacu Emballo先生发言。

  Umacu Emballo:大家好!首先我要感谢上海电影节的团队,以及大巴黎地区电影委员会,另外还有法国大使馆邀请法国骑士制作公司来这里参加论坛,我们非常高兴来这里,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公司。骑士制作公司是制作创意内容的公司,我们有三条主线,有法国优秀的创意人才,另外有灵活的流程,就是我们会适应每一个不同的项目,另外我们还有一些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也就是说我们会根据不同项目的预算试图做到最好,为什么我们叫骑士?是因为从一开始直到现在,我们都是尽量保证我们的活力,每一次都在不断的挑战自我,不管是在技术方面的挑战,还是在创作方面的挑战,还是制作一些不可能实现的画面的挑战。

  我们的公司主要是在两个方面有业务,首先是服务,另外是制作,对于大家来说很快讲我们的服务方面,我们有很多人才,使我们可以提供不同的媒体服务,当然这些都是需要创意的,我们有为电影长片、短片以及广告的电影特效,另外还有通过综合画面来制作广告和电影短片,还有为一些品牌制作的短片,我们还通过合成画面制作非常大型的画面,比如投射在建筑物上的画面,比如说对于电影的首映或者产品投放的大型活动,可以把大型的画面投射在商业中心或者大教堂上,另外我们还和很多的制作公司合作,为那些公司来制作动画的视频,我们去他们的公司里面进行实地的拍摄,进行采访,制作成一个故事,另外在故事上再加入动画和特效的成分,为公司提升他们的公司的价值,企业文化等等。

  再介绍一下我们这里制作的背景,我们会制作法国的内容产业的作品,另外还有一些国外的公司,因为我们的结构是非常灵活的,所以很快可以组建成团队,并且可以到巴黎非常著名的景点拿到许可进行拍摄,再说一下我们的人才,在骑士公司我们非常喜欢应用国际性的人才,相信中国也有自己的人才和自己的技术,我们的创作力创作的特点可能和中国人才不一样,所以应该把我们两国不同的视觉方面的项目结合起来,融合起来,把不同的东西的优势结合起来,比如说一部电影一部分在中国制作,一部分在法国进行制作,可以把中国的创意和法国的创意加起来,既可以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也可以在西方市场赢得一席之地。

  我们的人才是每次新的项目都招聘新的人才,每次我们希望在市场上寻找最优秀的,最适合这个项目的人才,所以每次我们开辟新的领域的时候,开辟新的项目的时候,我们的艺术家队伍在不断扩大,每次这些艺术家也会带来新的人才,我们最注重的人才包括导演,还有包括艺术设计,另外还有在图象方面的工作人员,比如说图象师,还有图象的处理师,比如在3D和真实画面的混合师等等,我们现在已经和中国有合作,从2010年末开始的,我们和海尔公司,全世界知名的家电公司有很多的合作,海尔的项目非常有意思,现在还在不断地持续,我们帮海尔公司在三个欧洲国家推广他们的品牌形象,为他们做了很多的动画的短片,做的很多公司的短片,以及在不同的社交网络上进行他们的品牌形象的推广,所以在三年之内,海尔的知名度提高了30%,现在在脸谱上海尔的粉丝也是在不断上升,和海尔合作的困难点就是在于海尔面对了很多竞争对手,比如说三星等等非常强大的对手,所以他们必须要寻求品牌的多样化品牌特色,所以我们也必须通过自己公司的短片凸显品牌的特色。

  我们推出了海尔的品牌吉祥物,这里就是海尔在欧洲市场以及俄罗斯、北非以及美国的品牌吉祥物,我们还有机会和成衣品牌进行合作,这个项目很有意思,之前我收到了真实的影像和动画特效结合在一起的拍摄的方式,正是我们运用在SDI广告中,后期制作都是在法国进行,前期的拍摄在中国,广告是在电影院里放映的,我们的SDI的客户希望带来不一样的东西,因为他们之前的广告都是在中国拍摄的,所以我们这次的广告很多的创意来自于巴黎的建筑,应用了很多合成图像,以便给影片带来诗意,带来超现实的成分,对于这个客户来说,既有法国的成分,也有中国的风格融合在一起,是客户最终想要不一样的东西。

  目前我们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也所涉及我们从2010年末进驻中国,现在已经有了知名度,并且知名度不断在提升,我们在中国想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实现法中之间的交流,尽可能实现骑士公司和其他的中国公司之间的交流,所以我们很希望成为各位的合作伙伴,成为你们在项目的实施过程中合作伙伴,可以是剧本创作的时候,我们可以直接加入,在创作的时候可以提供咨询是否剧本是否符合西方观众的口味等等,现在我们和北京制作公司有合作,我们还在制作方面给予中方支持,工作人员可以解释一下合拍机制是怎么运行?还可以加入后期制作部分,因为我们最核心的业务就是后期制作,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也可以帮助大家优化成本,以便在合适的成本之下获得最高的质量。

  另外在音效方面我们有非常具有创意的解决方案,在法国的社交网络方面已经聚集了很多的经验,所以我们帮助各位在中国的公司,以及欧洲社交网络上提高知名度,我们也开始支持中国的影片参加国际的影展,当然不能保证各位的影片肯定会获得参赛资格,但是我们可以帮助各位的影片在各个影展上提高知名度。再说一下我们的创意性,在整个项目产业链上,我们都是有所涉及,产业链上我们的创意性有所体现,并且我们结构非常灵活,可以在有现实的情况下尽量达到最好的效果,当然我们也有很多合作伙伴,我们有一个后期制作基金,主要的资金来自于法国的后期制作的减税基金,我们有一些合作的伙伴,包括了音效和音乐方面的合作伙伴,另外还有巴黎非常大的音效的制作公司,在巴黎有三个大的混音室,另外还有电影实验室部分的工作,负责这部分的合作伙伴。他是负责电影最尖端技术方面的制作公司。

  在后期制作方面大家最感兴趣就是我们现在有两部电影获得了后期制作基金的支持,我们负责复杂的后期制作包括了实验室、音效以及图像的后期制作,再加上我们有30%的减税,法国对于国际电影制作的减税,资金方面会有极大的优势,在我们的公司里有8种语言都是日常使用的语言,我们是具有开放性的国际化公司,所以希望大家不要犹豫,当然我相信大家如果来找我们,我们的公司里面一定有说普通话的同事交流,我们永远欢迎大家参观我们的法国公司,并且欣赏一下法国的美景和美食。

  最后给大家放映一部短片,介绍一下我们主要的业务领域。非常感谢大家的倾听谢谢!

  Yann Marchet:谢谢Umacu Emballo,下面我们请Loris Paillier介绍一下,这个公司到中国已经好多年了,请他介绍一下他们的公司。

  Loris Paillier:各位早晨好,我是我们这个公司新的总裁,我们的公司成立于2008年,在法国成立的,我们后来在加拿大、意大利等国都有业务,最近我们也到了中国,我们主要是负责后期的制作剪辑等等,现在我们和音乐制作公司一起进行合作,我先放一个短片介绍一下我们的业务,之后再向大家作口头介绍。

  正像你们看到的短片一样,我们主要是做短片的产品的广告,我们和三星等等这些品牌产品进行制作,而且我们在威盛时期和其他影片中参与了《触不可及》的制作,我们在特效方面也有很多特长,再给大家放一个短片。确实我们主要是和客户一起进行合作,和各方面的合作伙伴共同使我们推出的影片的效果加强,我们也非常愿意和中国的人才和其他国家的人才进行合作,为什么会选择了中国?首先是因为我们法国的产品有很多中国的客户,所以我们到中国来和中国进行合作,去年搞了45个广告片,除了广告片以后我们开始向故事片长片的市场进军。

  Yann Marchet:你们的过渡正好是鹰美传媒公司进行了合作,正是由于你们之间有合作关系,所以可以更好的进行合作,下面请鹰美传媒公司的老总介绍一下。

  Edmond Tao:大家好,我们鹰美传媒是在2008年创立的,我们首先的任务是为了帮助法国的制作公司在中国进行制作,另外帮助中国的制作公司和法国的人才进行合作,来制作高质量的作品,我们很快就有了非常重要的客户,包括奔驰、奥迪等等,我们有80%的客户都是国际的汽车品牌。今天的作品之所以高质量,是因为和法国的合作具有真正合力的作用,我们和一家公司进行合作进行后期制作,是从公司来到上海之前开始的,当时和巴黎进行远程的合作,以便帮助我们的客户能够利用法国高质量的人才和技术,另外我们和汽车公司的合作也是使用到了法国的非常高质量的音效公司,这些法国的技术使得我们为中国客户提供了非常高质量的作品。

  下面再邀请大家看两个我们2年以来制作的电视短片,让大家来了解一下我们的作品。大家在这部短片中看到,我们和本地客户有很多合作,大家看到了所有广告都是针对中国市场,我们和法国的团队或者和国际团队进行合作,为中国市场进行服务。

  Yann Marchet:你是怎样和这家公司进行合作?一开始如何想到使用法国的人才,法国的技术进行制作?

  Edmond Tao:我们之前受到了一家公司非常高质量的项目质量的吸引,我们之前在这家公司进入中国之前开始合作,但是为本地的项目进行合作很难,因为要遵守客户的预算上的限制资金,还有时间上的限制等等,但是我们仍然坚持要把这样的合作进行下去,最终一直都能够符合客户的预算和时间方面的要求,以及质量上面的要求,所以我们也一直选择和这家公司合作下去,我们认为这样的合作对我们未来发展是很有好处的,因为特效和动画都是今天在我们所有的影片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在中国要制作作为法国公司制作中国的影片,而且具有竞争性,可能的。我们认为中国人力物力很贵,你们怎么做?

  Loris Paillier:这里有中国层次比较小预算的层次,中国市场发展具有竞争力的层次,它的价格在中国处于中流。第三个层次是大预算的层次,这个预算是可以达到国外的水平,我们可以满足预算比较有限,但是质量仍然要求比高的一些项目,因为我们的团队的结构是非常灵活的。

  Yann Marchet:所以你们也是培养了一些中方的人才。

  Loris Paillier:我们的目标不是把法国的人才完全搬到中国来,以法国的方式来工作,而是要能够和中国的本地的实际结合,因为我们有法国的长处,但是中国的文化不是我们的文化,所以我们必须要适应当地的需求,我们不能够把自己的文化强加给中国,我们现在来到中国就要适应中国,所以说我们给中国带来法国的特色,但是要适应中国本地的需求。

  Yann Marchet:您说到了创造性,所以也说到了你们现在除了广告之外,还在做电影长片,现在很少有中国的电影长片电影特效由法国公司做。

  Loris Paillier:有可能现在是新的探索时候,现在是一个起点。

  Yann Marchet:现在邀请Leo Lee先生博采传媒的CEO发言,我和李先生在三年前见面,他的博采公司非常具有创新性,在中国是走在前列的公司,今天在提特效动画的人才,还有微型图像,比如说还有获得奥斯卡奖等等,我们在法国有这方面的长处,下面邀请博采传媒李先生贵公司的情况,并且针对今天的主题进行演讲。

  Leo Lee:非常感谢Yann Marchet的邀请以及法国文化协会的邀请,能够在这里给大家介绍博采我们这家公司。博采传媒是成立于1993年一家公司,到现在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在之前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在广告领域服务于国内比较重大的项目,以及比较知名的品牌,中国比较大的饮用水品牌比如农夫山泉,是我们服务了20年客户,在广告领域差不多经历了21年的时间,都在广告领域当中,所以我们目前这家公司有180人的团队,有非常完整的前后期的设备,同时我们在中国广告创意领域当中一直排名在前10位。

  我们公司地址在杭州,离上海差不多45分钟车程,杭州这几年在文化创意产业当中投入比较大,每年都会举办一届中国国际动漫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杭州本地的动画领域变得比较发达,我们也是在四年前开始进入到电影长片以及动画制作这个领域,目前我们公司总共有三大业务模块,一个是影视、另一个广告,还有新媒体,新媒体这部分主要我们做移动的APP,以及其他的儿童类的项目,比较著名的有《呼呼收音机》,目前在苹果排名第一儿童产品,同时也是在中国微信平台上前10位应用,目前活跃量在10万用户,总共下载量已经超过1000万。

  另外一个部分是我们的影视项目,博采早先是广告,所以我们很早就开始有非常完整的特效的制作体系,国内的第一部用特效的长片叫《紧急迫降》,张建雅导演,我们和上影合作完成,我们有独立电影的影片,包括我们去年做了《昆塔盒子总动员》3D片,我们为此研发了一套专门的拍摄设备,这个设备可以把玛雅的摄像机轨迹倒去实拍,所有的预先在软件当中设计的运动轨迹,都会通过拍摄跟踪设备完成实拍运动轨迹,同时可以拍立体,所以这个项目我们去年获得了国际3D动画协会的杰出成就奖。

  《昆塔》质量目前为止中国3D动画电影当中比较高的水准,因为这个影片获得刚刚结束的白玉兰奖中国最佳动画片奖,以及国际动漫节金猴奖,四川电影节的金熊猫奖等等,去年釜山电影节动画单元这部电影是单元影片,给我们公司奠定了比较好的在动画领域当中的位置。另外我们也做电视剧集,有3D是昆塔剧集的延伸版,我们参与了吕布与貂蝉等等制片,我们公司有一个非常好的制作环境,所以我们有2400平米自己拥有的摄影棚,所以这个摄影棚在华东地区比较大的摄影棚,可以把外景的拍摄直接搭在这个棚里实现。我们还有后期制作的设备,完全用光线作为连接,可以保证前期拍摄在摄影棚拍摄的数据,很快传到自己的后期机房,因为在一栋楼里面在大楼里面完成的。

  另外我们也有一些包括特、调色、合成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在公司内部完成的,是一站式服务,因为公司有20年历史,所以整个团队的建制在目前国内来说是非常完整的团队,整体基本满足目前国际上要求高制作需要,同时我们有自己的音棚,离杭州不远的海宁的地方,我们还建了译制基地,目前主要译制中国的影片向外发行,翻译成法文向外发行,我们自己有电影的标放间用来作为最终影片的确认。

  介绍一下我们广告方面的简单的业绩,这个连续10年当中博采位居中国广告实力前十强的企业,创造了很多品牌故事,在国内比较著名的品牌,包括最近大家耳熟能详的大自然的搬运工,也是我们公司作品,获得几乎国内所有的奖项,2000年开始我们做海外的拓展,2013年首次跟法国的Mikros合作拍摄维生素广告,得益于推荐,把这家公司推荐给我,之所以采用这样的方式做,是因为国内的品牌从最初的LOGO品牌开始慢慢成长,所以企业家有了国际化需求,包含着想要尝试国际化合作的方式制作影片,我们跟MIKROS合作是非常好的开端,也是我们客户第一次希望用到海外的人才,跟国内的团队一起合作创造不一样的效果。

  这次合作是非常愉快的合作,基本上合作的流程就是最初的创意的由我们公司做,因为根据中国的市场我们提出符合市场的创意需求,我们把整个创意的文字脚本发给Mikros,由他们做前期美术的设计场景设计,场景设计再回到中国,由我们的团队在我们的影棚当中搭建场景前期实拍的部分,拍摄的时候是Mikros导演团队来到中国,在我们的影棚当中完成前期的拍摄,因为演员也是中国,有很大限制,如果这个演员出镜明星成本很高,在中国完成前期拍摄比较容易,拍摄完了之后把素材拿到法国作为数据,频繁每天通过互相沟通来了解对方的进程,提出这边的修改意见等等,所以合作为期一个月时间,在后期一个月时间,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结果,大家可以看一下影片,因为我们整体的国内跟法方的合作比较多的想用到了他们在设计部分的长效,从制作本身来说国内的团队现在已经越来越成熟,有很多在制作方面很长时间的经验的积累,但是在设计和实效部分有非常好的前期的借鉴,给我们提供比较多的概念,这些概念对于中国在影视产业当中,在视效部分提升很有帮助的,所以我们很希望跟法方建立更好的合作关系,我们有很好的硬件以及部分的软件设施,包含我们的人才,但是我们更希望如何让中国的影像跟海外的影像达成更好的结合,这个部分需要双方有彼此把彼此之间的诚意放在一起,可以创造出更多好的作品。

  介绍到这里,先看看我们的影片。这是我们的电影片断。这个角色用3D做的,这个背景用微缩的模型拍的,所以是结合的方式,还有一个影片放一下。这个影片是完全国产的,从头到尾所有的设计以及制作都是中国的。这个影片是我们跟MIKROS合作的片子,影院占了一小块是实拍,其他都是用后期做的。

  Yann Marchet:非常感谢Leo Lee的介绍,你们和Mikros的合作,今天是可以使你们推出广受国际市场好评的产品,比如《昆塔盒子总动员》,是3D动画电影制作的长片,想问一下您和外方特别是法方合作的意义在哪里?当然法方可以带来设计方面的更多东西,使得您的项目更加适合国际化的观众的欣赏口味。你是怎样想的?

  Leo Lee:跟法方的合作以及跟其他国家的合作,对我们的意义不仅仅是技术或者设计本身,可能更多我们看重的是全球的市场,中国现在无论是公司还是它的文化,都需要有国际化的舞台和市场,合作本身就是相互文化的碰撞和交流,所以便于我们找到自己在国际市场的位置,所以不完全只是简单拿到一个设计,我们更多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向是双向的,而不是单向的,仅仅把合作看成是把中国的项目拿到法国做,这不是我们最初的想法,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合作彼此之间有内容上、创意上文化的交换,包括我们自己研发的这些技术,我们也希望法国公司如果有需求,同样可以用到这样的技术,因为中国有中国的方法,法国有法国的方式,所以中国有一些比较节约成本的制作方式,这也是可以给全球各个同行提供服务,所以我希望这种合作是双向的,不是单向的。

  Yann Marchet:确实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们组织了这个平台,是希望这样的交流不是单一的,而是真正的合作,真正的交流,一方面我们法方可以给中方提供我们的设计和我们的技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可以学习中方的长处,我们也可以学习到中方的文化,比如说你们的公司设备非常好,具有最新最近的技术,有非常国际知名的技术人员,所以我们双方文化的方法和特点不一样,能不能再说一下你们和Mikros的合作?

  Leo Lee:跟他们的合作很有意思,我们和他们公司的创业之初的形态非常接近,他们都是从纯制作起步开始慢慢发展到前端的创意,一直到电影的项目,所以两家公司在DNA上有接近的地方,使得双方合作上对于一些观点比较容易达成共识,容易认同,另一方面法国整体文化和中国有接近的地方,在这一点上两个国家的文化交流和合作特别容易达成的,尤其是我们对于传统的认知更偏重一些。另外一点跟Mikros合作过程中比较有心得的部分,在整体设计实效的部分,我们提出的想法和法方最终给我们的结果非常接近,这就是说明双方在艺术家们在很多想法上是可以达成共识,另一点我觉得Mikros非常开放,因为在中国做广告有很多时候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客户,客户能不能给你创作的空间,以及客户在这个时候提出的要求,我们能不能满足他?Mikros在这个部分做的很大努力,尽可能理解我们客户提出的要求,以及我们在中间做的平衡,如何让双方在影像上最终达成共识,这个经验对于将来法方跟中方合作的时候很有用,因为中国整体来说对广告的要求和跟法国的要求不太一样,尤其是服务一些本土品牌,很多时候需要做出对文化的重新的认知。

  Yann Marchet:我扩大一点来说,您说到了创作方面的交流,另外还有工作方法方面的交流,制作流程方面的交流,在制作流程方面是否相类似的,还是各自都要做出努力,向对方再走近一步进行工作?

  Loris Paillier:在工作方面目前在法国有细节性的流程步骤,这些步骤可能对于全世界各种项目都是类似的,但是目前在中国两年以来我遇到的情况,我们做3D的时候流程非常长,所以有的时候我们的客户不明白,他们经常要问一些比如说什么时候可以完成实效方面的问题?而且客户经常会改变他们的想法,有很多的变化,所以我们一直要适应要快速反应针对客户的要求快速地反应,要非常灵活,另外也要让客户理解一些我们后期制作的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很多很精细的步骤,要让客户明白我们背后的工作量到底有多少,所以我们也是尽量让我们的工作流程具有应急性反应性,并且让客户理解我们的工作流程,当然我们尽量适应中国的客户,我们适应的过程是比客户的适应过程要更快,这种宣传教育是很重要的,当然语言方面的障碍也是要克服的,语言方面的障碍我希望尽量克服,所以我们在这个项目一开始就要尽可能理解客户要什么,而不能很快希望做出一个东西,但是没有明白客户到底要什么,这个很难达到,因为我们工作的时间非常短,每一个流程都很短,很快,所以要很快拿出结果,在一开始我们尽可能理解客户的需求。

  Yann Marchet:我们也看到近几年这种情况也越来越普遍,尤其是在电影制作方面,我说的不光是广告片,也包括故事片,电影的制作,由于时间期限的紧张,所以有的时候制作比较粗糙,会出现问题失误,这种情况在中国出现没有?

  Loris Paillier:也是有这样的问题,因为在欧洲即使是人们对于画面的鉴赏和要求不一样,但是我们也遇到同样的问题,所以我们必须要明白,在每一个阶段工作到底怎么样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各个阶段的基础上达到最终的效果,因此首先我们是遇到一些问题。

  Edmond Tao:确实客户一直是在要求我们遵守期限,但是要随时保持和客户的交流,只有这样才能让客户了解我们的设计的意图,以及我们为满足客户的需求所做的努力,因为人们急于看到成品拿出来,但是是一个陷阱,我们如果急急忙忙把东西拿出来,但是这个东西没有完成反而不好。

  Loris Paillier:在这方面我不担心,因为中国市场相对年轻的市场,所以所有的市场都经历了从不成熟到成熟的阶段,像法国一样,在我们法国工作的过程中,过去客户也往往出现我们现在遇到的同样的问题,但是通过经验的积累慢慢会改变,让市场让客户变得更为成熟。

  Yann Marchet:我们也看到前瞻性是很重要的,我们看到有一家美国的电影制作公司,在北京也开展了合作项目,他们拍摄广告片,同时也和电影的导演进行合作,他们也遇到同样的问题,向海伦.吉罗和托马斯.萨博提一个问题,比如说你们在拍摄《微观小世界》影片过程中是否也遇到同样的挑战?比如说你们谈到了实地拍摄的时候和后期制作之间遇到的困难。

  托马斯.萨博:我们在制作第一部影片的时候,因为当时技术手段不够,所以没有可能在拍摄的时候就用3D方式拍摄,所以前期制作的时候往往使用了大量的图片和大量照片等等,之后随着我们第二部、第三部片子制作,前期的制作就越来越精准,越来越细,这样后期提供了很多方便。

  海伦.吉罗:但是在我们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有足够手段区分前期和后期制作的区别。而且我们的片子在大自然的情况下拍摄的,所以我们的摄影的设备等等都是专门的定制,符合摄影的条件,所以前期的周密的准备是很重要的。

  托马斯.萨博:在前期制作的时候,如果在森林里面实地拍摄和在摄影棚里制作效果完全不一样的,所要求的条件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在大自然中拍摄的过程中,我们必须需要和摄影师紧密的合作,这种合作是非常默契的。

  Yann Marchet:Umacu Emballo在这个领域工作了多年,你也可以看到中间的默契和合作经过多年磨炼才能形成,比如从长远角度来说,怎么样慢慢地建立起相互间的信任?因为即使我们在文化之间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也是需要信任。

  Umacu Emballo:我们骑士制作公司在国际范围内一开始是知名的,但是相反在欧洲知名度却没有那么高,所以我们也是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尤其需要我们工作的流程要有极大的灵活性,因此我们在欧洲的团队人员很多,但是相对来说我们由于工作的方法非常灵活,使得更容易适应各种各样的需求,此外我们和一家公司为中国人合作过程中更容易,比起和法国的其他的公司合作似乎是更方便。

  Yann Marchet:现在请听众提问。

  提问者:非常感谢!我是一个法国公司的艺术导演,刚才您说到了要对客户进行教育,让他们理解我们的制作流程,我本人也是在很大公司工作,现在我代表这个公司,我一个人在中国,所以我也是有和客户交流方面遇到的问题,特别是在对客户的教育方面,说到了对客户的工作流程方面的讲解,这一点非常重要,我希望在每一个有流程,每一个步骤的结束的时候,都要跟客户进行确认,但是问题是我们中方合作伙伴,他们的公司的流程很复杂,每一次确认都是需要上升到他们很高的层面进行确认,但是我们认为这样的确认非常重要,以保证最终的质量。

  另外除了对客户进行流程方面教育以外,还要对客户进行质量方面的教育,我们经常和客户说到法国风格,说到法国在特效方面的质量等,我们经常使用到法国的著名景点、著名建筑、法国文化元素等等,都会应用到我们的特效中,现在这种现象在中国也开始出现,但是我发现中国的客户他们并不是非常注重细节,而且不希望对于特效的质量进行大量的投资,反而希望用极小的预算拿到中等质量的东西已经满足了,对于你们来说,你们是如何找到平衡?对于中国的客户来说他们的标准是有所下降,相对于你们之前习惯性质量标准是有下降的,对于我来说是非常沮丧的一点,你们如何找到平衡?

  Leo Lee:我代表中国公司给一个答案,如果说在中国在广告这个领域,希望能够有建树,非常重要的点了解中国市场,中国是快速发展的市场,如果不理解中国客户,很难真正服务好他,因为档期对于客户来说有时候时间远远胜过质量,因为如果错过了时间,市场机会没有了,因为中国所有的事情发展的非常快速,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公司必须要学习和适应,不是中国公司不希望做出好的东西,尤其是中国的第一代的企业家们,当年能够有今天的成绩都是他们对自身有很高的要求,才会发展成今天这样,但是中国整个市场的速度变化太快了,而且这个速度是全世界所有其他国家都没有经历过的发展速度,所以客户很难在时间接受没有办法按照档期完成,中国有一句话先做对,然后再谈做好,这是中国的哲学,我希望大家如果想进中国市场,大家一定要理解这一点,先做对再做好。

  Edmond Tao:和刚才所说的相反,我自己的感觉并不觉得中国的客户对于质量的要求下降,或者说比国外要低,我们的时间实效短,预算小,但是他们对于质量的要求是同样高,甚至比国外还要高的,这是中国的实际情况,对于我们来说要做电影,首先要做高质量的电影,如果质量不高我们的名声不会好,和法方的合作一开始很难,因为首先法方会很贵,而且法国人在周末假日都不工作,可能你们会知道和日本,日本的客户比中国的客户要求更加严格,他们比如说我们曾经有一个日本的客户,在8月份一个月的时间内做出CD短片,当时8月15号三个日本的客户到了法国监视我们的工作,他们不明白法国人的文化8月份不工作,当时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情况措手不及,我们立刻通知日本的客户推迟他们的行程,跟在法国技术人员后面,要求他们尽快加班加点,特别是要加快工作的速度等等。

  托马斯.萨博:还有一点您说到了法国形象的问题,我们在制作过程中也是夜以继日工作,所以这样辛苦的工作法国人还是存在的。

  Edmond Tao:确实法国人的工作也是很辛苦,但是我们有自己的时间的概念,因此面对非常苛求的客户的时候,应该了解客户的要求,应该要更加灵活。

  Yann Marchet:像托马斯.萨博所说的那样,在特效和动漫的电影中,我们法国的期限和制作的预算在全世界都是少有的,所以我们也必须要能够遵守这样的条件,在巴黎有很多的外国人,我们法国人有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吃饭,在餐桌上的时间也很长,我有的时候和美国人聊天的时候,他们也会谈出来,但是我们往往在工作的过程中还是非常认真的,我们工作方法不一样,有的时候工作时间短,但是效果并不差。

  提问者:我是来自美国的一家投资公司,我们在两个电影上进行生产,一个是3000万美元预算的合拍片,另外一个是1000万美元的制作,我想问两个问题,首先法国和中国CGI的效果,公司主要的差别在哪里?第二个问题就是对于中国的特效公司来说,在技术上面临着哪些挑战是在编辑还是渲染过程中,你们遇到了哪些最主要的挑战?如何克服这些挑战?

  Loris Paillier:我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关于法国和中国艺术家的区别,我觉得最主要的是文化和体验的不同,大家都知道中国的艺术家在技术上非常好,他们知道软件,他们知道如何来使用软件,但是问题是他们应该如何来很好利用软件,制作出好的作品,可以说在法国他们可能对于技术不是那么精通,但是他们的创意更好,这就是我们的主要的差别。随着时间发展我们可以不断改善,中国的艺术家可以临时掌握技术,对于法国的艺术家来说,掌握技术可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我们可以拍出很好的影片,我已经和中国的一个大的团队进行合作,很多的中国工作人员在做事情,但是我只是给他们鼓励,但是他们在技术方面很行,他们可以操作电脑,我不会碰电脑,我们有一些主要的艺术家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法国人,他们会确保制作方向,法国人我们很早开始制作电脑的特效。

  提问者:在3D动画片当中进行配音的时候,很多时候声音和嘴型并不是同步,有的时候中国公司首先做中国的版本,再转成其他的版本,我想了解法国的同行是怎么做的?你们是如何解决问题?因为有很多中国公司以中国市场为推动的,很多时候他们都不是针对英国的市场。

  Loris Paillier:现在在前期制作的时候,首先要了解中国的市场现在发展的非常快,对于这样的项目我之前已经说过,我不希望在一开始的时候把大方向搞错了,我们要做很好的准备,要进行测试,在正式开始之前就要确保这个作品最终的质量是很好的。

  提问者:我们在CGI行业当中,你们是如何进行行业内部比如说美国、韩国、中国和日本,各个行业他们的价值主张在各个不同的国家是怎样的?

  Yann Marchet:在韩国、美国、中国、日本他们在特效行业方面,他们的价值观或者价值主张有哪些不同?

  Leo Lee:因为这位先生提到预算问题,不同的预算片子怎么看待差别?如果在中国1000万美金的量,对于一个动画电影是大额的投资,是大投资,也许这个放在海外是很小的投资,所以中国可以用1000万美金做出相当于别人8000万美金量级的作品,在这个部分中国有很大优势,中间的差别在于中国在前期的故事以及设计的部分,设计部分现在越来越逼近,故事部分还有很大距离要走,可能因为市场决定的,市场本身的人群,通常动画电影在中国普遍认为DO市场,很少有公司在这个时候冒险做成,但是真正做这个概念在院线市场排期的时候受到障碍,很多公司更愿意保险的方法,做DO排片时间保证,需要时间我们慢慢改进。

  特效部分来说,中国缺的是特效设计部分,在特效实际部分不是特别大的问题,目前技术都可以做到,我们中国的特点很多问题跟这个相关,中国一直强调多快好省,这是我们的原则,所以我们一定快速产出做得好和多,尽可能少成本做更多事情,这是中国和国际上不同公司之间比较大的文化差异。

  提问者:我想问一下剪接这一块,因为有很多外包到国外做。

  Leo Lee:剪辑部分取决于双方对于的理解,如果今天做国内版本剪接没有问题,因为我们很多电影剪接了非常棒,如果今天适合外国人的口味,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大家在寻找,如果我们国际化的时候我们到底做成怎么样才是对的?我相信我们都不愿意说今天做完全跟法国一模一样的东西,可能失去了中国市场,我们在寻找一个点,到底在国际和中国之间哪个位置应该在中国未来在国际上有自己的方向的点,这个点现在还没有找到。

  提问者:我问的问题就是您对于中国的特效怎么样?

  提问者:我的问题比数码创意要更广的问题,今天的主题是法国数码创意:中国搜电影产业电影产业的新机遇,因为我们今年有中法合作的电影,应该是国际合作或者是跨国合作可以给中国的搜电影产业电影产业带来新的机遇,所以我对这位先生刚才对公司的介绍特别感兴趣,因为他的公司是从前期到后期的全部的产业链上的业务流程,所以我的问题是我们希望能够跟他的公司,对于中法合拍的片子进行全方位的合作,但是我要了解比如说在后期制作方面,他们有30%退税的政策,这次电影节我们和其他国家比如澳大利亚电影局官员进行了合作,他们的国家对于跟澳洲合作的电影有很多的政策,把退税和所有的优惠政策加在一起可以到三分之一强,法国除了刚才这位先生提到的后期的优惠政策以外,其他的拍摄方面和完片的过程当中还有什么其他的优惠政策?

  Umacu Emballo:非常感谢你的问题,今天法国确实有一些对于制作方面的津贴,比如说剧本创作、项目的开展都有不同的津贴,另外除了法国政府以外还有欧洲层面的补助,比如说在欧盟地区两个国家以上进行合拍都有补贴,我们在后期制作方面特别专长,因为我们是业务核心领域,也是业务合作方的领域,如果你希望和法国进行合拍片项目,法方肯定可以获得法国以及欧洲地区的津贴和补助的。

  Yann Marchet:现在中法已经有合拍片的协议签署过了,在这个协议框架内法方可以获得一些国家的资金的资助,除了刚才说的国家的减税政策以外,当然减税政策不仅仅是针对合拍片,是针对所有的电影制作,来自各国的电影制作,另外在中法合拍的时候还有特殊的待遇,比如说对于动画电影现在已经有中法动画合拍电影,这次的电影节也有所展映,这部电影讲的是中国的传统的传奇故事,这部电影整个设计故事都是中国的,但是主要的制作是在法国,所以有中法双方的优势的结合,在中法双方都是获得特别是法方给予了资助。

  提问者:刚才说到合作的问题,我想了解一下比如说我们做中法合作,具体需要跟哪个机构进行对接是比较好的通道?

  Yann Marchet:我们在法国有一个人是法国电影委员会,如果您需要这个人的联系方式,我可以给您,另外您也可以联系法国驻华大使馆,总领馆他们都有文化专员帮助你进行联系,给您相应的信息,比如说法方可以给予什么资助等等,电影委员会把中法合拍片和公约资料全部翻译成中文,大家都可以获得所有的细节性的信息,有中文版。

  提问者:我想问一下博采的先生,也关注了昆塔,也认识内部的高管,所以知道了这家公司,今天我们的主题是法国数码创意,我作为创意家创意人,我很想跟李总探讨一个问题,当然这是基于全程供应链的一家公司,它的基础是理性,但是从昆塔本身而言,为什么不是美国那样一部大片?为什么不是我们得很多奖?一个文化部长不能命令全中国2亿人民看他的书,全中国不是没有创意,而且作为广告出身的人,在广告创意和策划上下工夫,白雪公主拍了多少遍,一个魔镜拍了多少?他们这些为什么成为经典?是中国人研究的地方,后期的东西重要的是引领创意,而不是在这里谈法国的数码,法国的数码不引领全球,全球引领的就是美国,所以美国的成功在于不仅是技术,还是整个基于儿童心理学,都是基于人本身的研究,我希望李总如果有志向,听听李总的意见。

  Leo Lee:我之所以会做昆塔,很简单原因,做这个项目希望改变一些我们目前产业的现状,但是你提到的问题作为广告人应该更多做社交部分的东西,每一个产品就我们公司来说,我们进入这个行业进出整个动画行业仅仅只有三年的时间,这三年时间才进入这个行业,三年之前我们不在这个行业当中,所以三年中间我们解决的问题很多,所以我也希望所有人给我们一些时间解决这个问题,从广告,从推广的角度来说我们做得很不够,之所以不够是广告是需要钱,所有这些推广花相当大的代价,第一个阶段先要解决我们能不能把作品先做出来,首先你要做出来,能够让大家看到你有能力做这件事情,之后我们才有机会做它的推广,所以这个部分作为企业来说,我有很多苦衷,不能所有的时间,所有的代价都集中在一个项目上全部做完,因为有时间限定,包括有资源很多匹配的限制,所以给我们一些时间让我们慢慢成长,动画在中国来说真的太不容易了,我三年仅动画,才能理解中国目前动画产业处于的现状。

  提问者:李总有没有考虑过中国的动画为什么这么自卑?

  Leo Lee:我从来不自卑。

  提问者:整个行业为什么是这样?一个故事美好画起来了,动没有动好已经声音出来。

  Leo Lee:你批评的部分内容我赞成,但是有一点我没有进这个行业的时候没有觉得,我进这个行业的时候由衷的钦佩中国的动画人,在市场得不到承认状态底下还有这么多动画人,不惜血本在那里拼,他们干的很苦,拿的很少钱,大家还愿意在这个行业当中做,所有做动画的人,我进了这行,在没有进这行的时候我也认为中国动画做得那么糟糕?进了这行的时候对他们肃然起敬,他们很不容易,希望所有人给他们时间,毕竟才刚刚开始。

  提问者:我在欧洲住了三年,所以可以说一些东西,首先我们不仅仅是跟着美国走,欧洲有很多文化,欧洲是古文明的发源地,欧洲很多文化都值得我们中国电影人学习,包括欧洲的电影人多多跟中国交流,因为我是在欧洲住了10年,我对他们的文化很认可,精髓的东西我更喜欢,所以现在是国际化的电影,我们不能仅仅目标只看到美国,商业要考虑,但是更重要的是价值,还有电影本身就是文化交流的产品,所以我建议更多的法国,我也是很喜欢法国,包括它的文化,它的表达的方式,还有人文的方面,很值得我们中国电影界和法国电影界多多交流,他们确实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包括他们宣扬的东西很不错,所以我的小小建议不要只盯着一个国家,世界上有不同国家,有很多美丽的故事。

  Loris Paillier:首先谢谢你,非常感谢你对法国的信任,但是我要补充一点,在中国有一点可以找到的,在说故事的方面,中国人很能说故事的,但是在说故事方面当然可以从欧洲获得灵感,但是中国也有很多灵感,不能在中国做美国的电影,而是在中国做中国的电影,这一点是很重要的,从中国获取灵感。当然你可以去了解我们说故事的方式,我们说故事的技术,但是有一点要注意的就是中国人自己有很多灵感很多故事,这一点非常重要,中国的故事在中国的观众最容易引起同感。

  提问者:我是来自中国电影市场的记者,中国的一些听众已经看到了很多来自欧洲的电影,特别是来自法国的电影,比如说《红斑斓》等等,像这样的法国电影,但是我想问一下以什么方式这样的电影可以让中国更多观众看到?法国的电影让更多中国观众听到,中国人知道这些好的电影是来自法国,如何让更多受众看到法国电影?我的问题是有没有方法传播这样的信息?

  女嘉宾:这些电影并不是在中国公映的,在中国当然能够找到盗版碟,但是并不是公映,CCTV6也是购买了版权放,如何今天法国电影如何找到方式在中国放映?确实是一个问题,因为中国电影有限额,当然我们非常高兴看到《微观小世界》作为法国电影的代表,能够成为中国电影进口电影的限额中的一部分,我们现在确实面临着限额的问题。

  提问者:是不是要有中国办公室?比如法国电影公司在中国开办公室?

  Loris Paillier:我同意你的看法,我们现在确实在中国做得还不够,但是开办公室有一些问题。

  Yann Marchet:首先如果我们想和中国的行业进行合作,我们的公司和欧洲的公司应该在中国开办办公室,有的时候和中国公司进行合作现在已经有了,但是如果你想要有日常经常性和中国行业进行合作,最后必须在中国有一个办事处或者是公司,说到如何来推动法国电影?中国和索非亚和其他的法国的机构也在这方面做了努力,还有限额问题,法国政府和中国政府来谈,是不是放宽这方面的限额?我们也很高兴中国的观众也很喜欢法国的电影,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法国电影进来,另外我们在法国可以看到各国的电影,不仅是法国的,还有美国的,包括中国的电影,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开放的,所以我们也欢迎和中国电影人各个层次的接触。

  谢谢大家!再次感谢前来参加这次对话的各位嘉宾,而且这个节目也是作为中法建交50周年的重要的活动之一,而我们今天上午研讨会也有法方的代表参加。谢谢大家!

(编辑:无名)

张家口标识设计

食堂洗碗机设备

搅拌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