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光明食品集团对国际化战略热情高涨葡萄酒生产线牛奶加工设备-【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6:23:26 阅读: 来源:木盒厂家

光明食品集团对国际化战略热情高涨_葡萄酒生产线,牛奶加工设备

Foodjx导读:四次海外并购的 错失交臂 ,并未熄灭光明食品集团对国际化战略的高涨热情。日前,从澳洲啤酒第一品牌Foster s集团剥离的葡萄酒公司TreasuryWineEastatesLtd,光明食品又被指成为其意向买家。 具体的项目,目前确实还没有落实。 光明食品集团副总裁葛俊杰告诉网易财经, 但不避讳地说,澳洲、新西兰依旧是光明食品集团在海外的战略布局重点,尤其是新西兰我们还会继续加大投资。而糖、酒、食品这些都是光明未来会继续关注的。 不过随着澳元不停升值、澳葡品牌形象在全球式微趋势的日益明显,光明是否会震的成为TWE的最终接盘手,现在尚未定数。 奥葡TWE分拆完成蓄势待 购 事实上,自2010年Foster s启动剥离TreasuryWineEastatesLtd(以下简称 TWE )业务之时,来自坊间关于光明与TWE的接洽就不绝于耳。 光明的海外并购之路始于2010年年初对澳大利亚最大粗糖生产商CSR糖业公司的收购,虽然最终还是被丰益国际夺走。不过,当时有媒体报道称,除了CSR糖业公司,光明与当地一家酿酒企业接触,有意对其展开并购。 这家酿酒企业,就是TWE。 TWE是其原母公司福斯特(Foster s)集团完成葡萄酒啤酒业务拆分后,组建新的葡萄酒部门。来自公司的介绍称,这是一家葡萄酒产品遍布三大洲,共拥有54个品牌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公司。而其最富盛名的当属其创立自20世纪40年代的奔富(Penfolds)品牌。在澳葡销售高峰时期,整个澳大利亚市场每天卖出的两瓶葡萄酒中就有一瓶来自奔富。此外,包括禾富、玫瑰庄园等品牌也颇具知名度。 随着TWE分拆法律程序的全部完成,并购传闻再次尘嚣而上。海外分析师曾在今年年初也指出,啤酒和葡萄酒业务分拆后销售一旦得以稳定,两个业务部门被买家并购的意愿也会上升。 光明集团副总裁葛俊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对澳洲TWE的并购。他向网易财经透露,近期与公司团队正忙于中国境内的另一宗并购案,目前对澳洲TWE出售一事无暇顾及。葛学财务出身,曾任上海烟糖集团总经理。光明食品集团合并之后,其则担纲副总裁一职,直接负责公司国内外并购及资本市场运作工作。 彭博新闻在7月3日报道称,光明食品已经就出价收购总部位于墨尔本的TreasuryWine举行了多次内部谈判。不过,光明食品公关部总经理潘建军在7月4日对媒体表示,并未与澳大利亚葡萄酒厂商TreasuryWineEstatesLtd进行谈判,也没有考虑任何收购对方的计划。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之前光明集团的几次海外并购,受外界比如媒体报道干扰太多。光明集团的否认,可能也与其想低调进行有关。 另据网易财经多方了解,TWE目前仍可能存在其他买家。此前亦有业内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基于TWE以及澳大利亚葡萄酒现状,不排除澳洲本土的葡萄酒业间进行合并的可能性。不过该业内人士同时承认,这种本地化并购有可能会受到来自当地垄断法的限制。 澳葡整体形势渐微并购方压力徒增 业内多位知情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从全球市场上来看,澳大利亚葡萄酒整体式微已是不争事实。如果选择此时出手并购,挑战并不小。 首先是美元贬值,人民币跟着贬值,澳元升值幅度非常大。除了少部分的矿产稀缺资源外,澳元产品到哪里都没有优势。 上海星空名座酒业贸易有限公司中国地区首席代表夏仲邦告诉网易财经, 从全球范围来看,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奶源都要比葡萄酒更具备吸引力。 夏仲邦透露,夏在澳洲拥有葡萄酒厂,同时常年从事葡萄酒中澳贸易。 其同时承认,目前澳大利亚葡萄酒在日本、韩国以外的东南亚地区认可度尚可,不过在本土市场和英国市场都毫无例外地遭遇了来自渠道商的强势 打压 。 在澳洲本土,科尔斯(ColesMyer)和沃尔沃斯(WoolworthsLtd.)等零售商正大量通过价格战,提高与酒商的议价能力。英国的Tesco基本也处于垄断地位,对澳洲缺乏个性的葡萄酒逐步减少进货,以吸引澳洲之外包括巴西、智利等地的更多品种。 夏仲邦对网易表示。 另有知情人士亦证实了上述观点。 Foster s集团对外宣称的计划是,希望可以将葡萄酒业务和啤酒业务分别上市,而知情人士则表示, Foster s集团之所以要剥离葡萄酒业务主要是为了保护其资产状况尚可的Foster s啤酒品牌。为了能给啤酒业务一个更好的卖价,才选择放弃葡萄酒业务的。 此前,业界则刚刚传出消息称,全球第二大啤酒集团SAB米勒对其啤酒业务的95.1亿美元出价被Foster s集团拒绝。 目前,TWE旗下有两个品牌在中国市场由经销商代理。 上述知情人士称, 但无论在对中国市场,还是在本土或其他市场的渠道策略上,TWE一直处于保守状态,没有怎么加大过投资。 市场数据显示,澳大利亚葡萄酒对中国的出口形势也并不容乐观。 包括原瓶和散装酒加在一起,澳大利亚葡萄酒对中国的出口状况还算不错。 夏仲邦告诉网易财经, 剔除散装酒,两升以上的大包装酒,法国进口量占46%,澳大利亚仅为16%。2010年澳大利亚原瓶酒增长表现也不佳。 目前,外界对TWE的具体出售价格并不清楚,但TWE旗下公司运营都不好,能否救得活对买家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上述业内知情人士表示, 澳元又这么贵,现在出手购买,是不是值得? 光明出海屡遇挫澳洲地区仍是并购重点 向产销一体化的商业模式上进行转变一直是光明食品集团合并重组之后的最大战略方向。此前,光明集团曾在国内也陆续尝试向上游产业的渗透。云南英茂糖业是目前比较成功的一笔并购。 向资源地聚集是光明走出去的原则之一。 葛俊杰曾向网易财经表示。 寻找海外中上游并购机会也是这一战略中重要的一步。光明的海外并购之路始于2010年年初对澳大利亚最大粗糖生产商CSR糖业公司的收购。光明先以不超过15亿澳元的出价向CSR表达收购意向,但遭到拒绝。紧接着,光明将出价金额提高至17.5亿澳元,可惜最终还是被丰益国际夺走。随后,光明在英国联合饼干公司、美国维生素零售商建安喜等海外并购案中也以失败告终。 唯一成功的一起海外并购是去年10月对新西兰信联乳业有限公司51%股份的收购。 光明出海,最缺的是什么?重要的一点是,对光明食品集团来说,业界所质疑的价格和时机问题,事实上并非太大的禁锢。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国有食品集团在国内的一次收购中,内部高管就向网易财经承认,收购资金会来自于利率较低的海外银团贷款。而在更多国际收购中,光明也曾对外宣称,完全通过自有资金来完成并购。2010年,光明食品被曝有意向收购澳洲最大糖业企业CRS公司的糖和可再生能源业务。在与多方的竞争中屡次抬高买价。 在去年年底美国保健产品零售商GNC的谈判时,便有消息称光明接洽黑石基金意欲联手参与并购。当时金融时报的专栏时评称,光明是借用黑石在国际并购市场上的经验,为其在运营、管理包括并购操作上增加 筹码 。 一些财经分析人士反而更为担心是,屡次海外并购的失利可能给光明集团造成 后遗症 阴影。阳歌在其财经专栏中指出,光明此前几宗海外并购失败,可能来自于 其明显的并购热情可能导致价格开得过高, 此后如果 为急切希望向投资者证明其决策正确,光明集团如若 出现管理和其它调整时造成意想不到的问题。 则更为麻烦。 卖方顾问都认为 我们是所有竞标者中准备最充分、最有竞争力的报价 ,在最后关头被竞购对手利用原先的劣势击败, 说明我们仍有不足。 光明集团董事、财务总监曹晓风在此前也曾向网易财经承认。 现在给我们介绍项目的太多,对我们来说,此前四个海外项目没有完成,我们的态度会保持更加谨慎。 葛俊杰在电话中告诉网易财经。而接近光明食品集团高层的知情人士也向本网承认,多次海外并购 挫败 之后,使光明变得十分谨慎。 集团内部曾开过多次内部讨论会,就如何减少外界干预并购商讨更有效的对策。 上述知情人士称。

(来源:网易财经)

上一篇:雀巢一季度销售额同比下降9.8%

下一篇:惠氏奶粉又将易主

廊坊订做西装

忻州工作服订做

吉首西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