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千年古寺拆迁复建仙游寺16年未竣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48:31 阅读: 来源:木盒厂家

位于周至县境内的仙游寺,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内的法王塔更负盛名。白居易在这里写下了千古绝唱《长恨歌》。1998年,为了配合西安市黑河引水工程建设,陕西省决定对仙游寺实施拆迁复建。16年过去了,这座古塔已被挪至两公里外,但上面仍搭着锈迹斑斑的脚手架,寺庙内的地基荒草丛生……是什么原因导致仙游寺拆迁复建工程被搁置了这么久?

古寺历史

曾为隋文帝避暑行宫《长恨歌》就出自这里

仙游寺,位于周至县境内,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寺内的法王塔更负盛名。

史料记载,隋文帝当年就在这里修建了避暑行宫——仙游宫,后为了供奉佛舍利,隋文帝又修建了法王塔,仙游宫便因建塔改寺,称仙游寺,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唐朝诗人白居易应举考试及第,奉命为周至县尉,他在这里写下千古绝唱的《长恨歌》。

古寺今貌

只有一个没修完的塔和一个大殿地基

出周至县城向南约10余公里,便是黑河水畔,这里青山环抱,碧水环绕,风景秀丽。仙游寺,就坐落在这里。

据仙游寺僧人释常海介绍,1998年,为了配合西安市黑河引水枢纽工程建设,经国务院批准,陕西省对仙游寺进行搬迁保护——将寺庙整体挪至安全地带复建。在拆迁法王塔时,出土了大批的文物,包括10枚佛舍利。

8月13日上午,华商报记者驱车前往仙游寺,到周至县马召镇沿山路而上,远远就能望见复建的法王塔,约两公里后到达一处仿古建筑,牌匾上写着仙游寺博物馆,但大门紧锁。

与仙游寺僧人沟通后,门内的看塔居士打开门锁,华商报记者得以近距离探访这座千年古塔。塔身西侧二层以下搭建的脚手架已经锈迹斑斑,而古塔的核心——地宫仍然没有封闭。寺内僧人释常荣指着法王塔旁一处长满荒草的高台说,“这是复建后大殿的地基,搬迁后的仙游寺就只有一个没修完的塔和一个大殿地基,还有僧人住的二十多间石棉瓦房。”

在释常荣和一名居士的指引下,华商报记者来到约五百米外一处简陋的院落,砖房上盖着石棉瓦,是僧人们居住的地方。释常荣指着门外远处的山说,原址就在山下,如今已被淹没。在一张仙游寺祖庭遗影中,仙游寺坐落在山脚下,毗邻水边,周边郁郁葱葱,千年古塔法王塔矗立在寺庙红墙内,释常荣说,“当时除了法王塔,还有藏塔5座,汉塔3座。”“以前的仙游寺占地有十几亩,包括大雄宝殿、观音殿、地藏殿、钟楼鼓楼、山门等等,是一座十分完整的寺庙。”释常海说,“搬迁后离原址只有3公里,如今成了这般模样。”

项目情况

仙游寺拆迁复建是中国首例古塔搬迁工程

释常海表示,仙游寺拆迁复建至今未完,是由于项目资金不到位,施工方迟迟无法拿到工程款,最终撤离导致的。

仙游寺拆迁复建工程建设方、西安市园林建设公司一名知情人回忆称,由于拆迁复建项目工期要求非常紧,周至县于1998年前后专门成立了仙游寺搬迁领导小组,负责与公司对接并签订合同。按照《文物保护法》规定,搬迁所需的费用由黑河办(现西安水务集团)承担。

“由于法王塔是中国首例古塔搬迁工程,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塔上所有的砖块和部件都要保持原状。”知情人表示,当年拆卸时,技术人员就对古塔的每一块砖,每一层,每一个局部都进行了绘图、编号、照相。30米高的法王塔,累积有50万块古砖,其复建工程难度可想而知。

除了法王塔外,仙游寺拆迁复建工程还包括了其他项目。西安市文物局曾向周至县政府发函,表示仙游寺新址设计,应以法王塔为核心,体现文物保护和展示功能,设计可有陈列室、画廊、碑廊和相应的研究、保护办公设施及必要的生活设施。

2000年6月,西安市文物局向陕西省文物局发函,对仙游寺保护搬迁复建工程进行请示。文件中提到,经国家文物局批示同意,仙游寺新址复建面积控制在4131平方米,法王塔复建、博物馆、寺院6座小塔、寺院、人文景点等拆迁复修及其他辅助设施等复建工程的工程费用为2781.88万元,其他各项费用698.2万元,总计仙游寺及法王塔搬迁保护复建费用3480.08万元,不含拆迁前期的现状测绘、文物勘探、考古发掘、规划设计、新址地质钻探、征地、办公等费用。

同年6月,陕西省文物局对该文件进行了批复,同意了该工程经费概算,将仙游寺复建建筑面积控制在4200平方米以内,总投资3500万元。文件中还提到,“严格按照已审批的规划方案进行施工图设计”。

被迫停工

600多万工程款施工方称只拿到一半

提起当年的复建工程,西安市园林建设公司知情人称,由于当年尚未出台招投标法,公司在工程中采用的是先行垫资,然后回收工程款。但由于项目甲方——即周至县政府迟迟没有结清300余万元的欠款,导致工程在2003年左右被迫停工。

“我们并不知道整个工程的经费概算有多少,实际上是我们垫资干了600多万的工程,但只拿到了300多万的工程款。后来实在垫不动,才在2003年撤了。剩下的300多万没想到一拖就是十几年。”8月12日,该公司知情人士对华商报记者表示,由于当年施工时,公司还征用了工地附近村民劳力、土方、挖掘机等设备,因此还拖欠了村民部分款项。

2005年,西安市园林建设公司部分职工,曾向西安市多部门反映问题,希望早日讨回工程300余万元的余款。知情人表示,早在1998年7月,公司就与周至县仙游寺搬迁领导小组办公室(周至县政府临时机构)订立了相关合同,其中工程决算总计639万余元,按照合同约定,周至方面应于1999年9月30日将工程款一并付清,但周至方面一直拖欠工程款309万余元。因为无法追回余款,公司在长时间内无法向员工发放工资。

“由于这个工程十分特殊,公司也想借此打造一个精品工程,提升公司影响力和知名度。”知情人说,“没想到最后费了老鼻子劲,还有这么多资金没有追回来。”

工程疑问

施工方称被欠工程款 付款方称工程款已结清

2010年西安市十四届人大第五次会议会刊显示,民族宗教侨务外事委员会在工作报告中提到:因黑河引水工程建设需要,1998年仙游寺整体搬迁重建,但工程至今没有完成。佛教界、信教群众反响很大。2009年11月4日,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仙游寺迁建遗留问题。会议决定,西安水务集团应将调整概算,增加的232.13万元资金用于仙游寺大雄宝殿、围墙工程建设,2010年底前完成建设任务。

西安市园林建设公司知情人表示,2009年西安水务集团挂牌成立后,黑河办也被纳入其中,因此工程付款方也变为了西安水务集团。市政府专题会议召开后,西安水务集团曾发函,表示追加230余万款项,将大雄宝殿工程继续完成,但被公司拒绝了。知情人说:“大雄宝殿等工程均属于木质结构,造价非常高。如果按照2000年左右的物价水平来看,230多万还可以勉强完工,但10年之后,这笔钱明显不够用了。”

西安水务集团提出,此次工程水务集团希望亲自担任甲方,绕开周至县政府,直接与公司签订协议,保证资金到位。至于其中原因,知情人表示并不清楚。

周至县人民政府周政函2005-19号文显示,按照《文物保护法》的规定,搬迁所需费用和劳动力,由建设单位列入投资计划和劳动计划。西安市园林建设公司分别于1998年8月、2001年12月承担仙游寺法王塔和大雄宝殿基础工程建设。截至2005年9月,仙游寺搬迁领导小组办公室已经支付工程款337万元,拖欠的余款还一直在向黑河办(现西安水务集团)催要中。

昨日下午,西安水务集团办公室一名负责人称,水务集团已经向周至县政府支付了相应的工程费用,不存在欠款问题。“如果费用没有结清,周至县政府应该主动来找集团索要工程款。”负责人称。

政府回应

周至称是否拖欠工程款需要调查 目前尚无工程竣工时间表

仙游寺拆迁复建工程究竟进行到何种程度?

昨日下午,周至县委宣传部回应称,仙游寺拆迁复建工程自2001年底至2009年,先后完成了新址道路、管道铺设、法王塔复建、大雄宝殿基础、观音殿主体、景区一期绿化等工作。

对此,仙游寺僧人释常海表示,目前寺内仅有一座搭着脚手架的法王塔,以及大雄宝殿的地基,观音殿根本没有开建。施工方也表示,他们仅完成了法王塔和大雄宝殿地基的建设,工程在2003年之后已经停滞。

工程款究竟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周至县委宣传部回应称,2001年,西安市政府作出关于仙游寺专项复建工程投资的批复(市政发[2001]63号):“仙游寺专项复建工程投资计划,先按已批准的概算投资1500万元执行,由周至县人民政府包干使用,组织实施”。截至2008年6月,黑河办共拨付搬迁资金1300余万元,已用于仙游寺总体规划、文物勘探调查、文物发掘、新址征地等前期项目及法王塔迁建、寺院拆除和复建、人工费、设备购置等仙游寺搬迁复建工作支出。周至县完成以上工作共花费1370万元。由于时间跨度较长,具体明细暂时无法提供。至于是否拖欠施工方工程款,周至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还需要调查。

据周至县委宣传部介绍,按照2009年工程概算,完成仙游寺总体规划中所有项目还需资金2302万元。由于后续建设资金缺口较大,致使部分在建工程未能如期实施。2010年,曲江新区管委会提出与周至县合作开发仙游寺景区,周至县就仙游寺有关复建工作与曲江进行了对接。曲江计划由东向西推进,而仙游寺恰好位于最西边,中间还有一个道家文化区在建,因此项目出现了迟迟未能建成的情况,目前尚无工程竣工时间表。

星空之战无限钻石版

武神赵子龙手游官方版

合金幻想破解版

票房大卖王无限金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