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CNN谷歌离职工程师选择背叛幕后故事

发布时间:2020-02-10 15:03:54 阅读: 来源:木盒厂家

据国外媒体报道,CNN网站周五撰文称,谷歌多名优秀工程师离职之后选择了“背叛”谷歌,他们要么开发出有损于谷歌业务的应用程序,要么加盟谷歌竞争对手。然而谷歌表示,公司离职率七年来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而且优于业务平均水平。

很多工程师认为,谷歌抛来的橄榄枝相当于一个黄金工作机遇。谷歌为其加州山景城总部的员工提供了户外排球场、免费美餐、定点理发店、干洗店等福利。但也有不少员工在离开谷歌之后,选择了一种工程师最擅长的方式挑战自己的老东家:研发一种程序,损耗谷歌的核心业务。

离职工程师的“背叛”

布莱恩·肯尼什(Brian Kennish)曾在谷歌工作七年,曾负责多个产品团队,包括Chrome浏览器和处于关停边缘的Google Wave。在谷歌工作的最后一段时间,肯尼什研发出了一款名为“Facebook Disconnect”的Chrome浏览器插件,这款插件可以阻止安装了Facebook工具的网站自动将用户信息发送回Facebook。

肯尼什表示,Facebook Disconnect插件的用户数量为7.5万人。他说:“在谷歌,没有任何人要求我这样做。”肯尼什研发这款插件的原因在于,他看到了等媒体批评互联网服务商收集用户数据以及呼吁保护用户隐私的文章。

肯尼什说,就在Facebook及其安装在其它网站的工具疯狂收集用户数据的同时,他意识到谷歌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肯尼什举例说,谷歌可以追踪用户一段时间的搜索记录,根据Gmail用户邮箱里的内容发送有针对性的广告,利用用户所处的位置发送商家广告等。与其它互联网广告公司一样,谷歌也利用用户电脑中的cookies追踪用户的浏览习惯,用以发布有针对性的广告。

肯尼什在提到自己在谷歌工作的时候说:“我从未直接与用户数据打交道,我不是很清楚这些数据是如何收集的。我对隐私不感兴趣,也不了解,但直到两个月前,我看到了这些报道。”

今年11月,肯尼什离开谷歌,专注于开发一些推动用户隐私保护的一些应用程序。他说:“当我认识到事情的真相时,我做出了这个决定。关于用户数据的处理,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背后故事。我认为人们有理由担心这一点,或者说,应当对此感到恐惧。”

上周,肯尼什推出了第二款Chrome浏览器插件,名为“Disconnect”。安装这款插件之后,Chrome浏览器可以阻止包括谷歌在内的主要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安装和追踪用户电脑里的cookies。

安装了Disconnect之后,用户可以选择自己电脑中保留哪些cookies。例如,如果用户希望记住某个网站的登录记录,那么保留cookies之后,用户无需每次都输入相关认证信息。

肯尼什表示,他希望所有信息采集行为都能够得到用户的允许,而非秘密收集。他说:“如果我允许你收集我的数据,那么就去收集吧。”在面世的第一周,Disconnect插件的下载次数就达到2.5万次。

本周五,肯尼什还推出了Disconnect的新版本,用户可以选择是否允许谷歌根据所拥有的用户数据提供个性化搜索。根据Disconnect的默认设置,它阻止谷歌这样做。肯尼什说:“任何被收集的数据都有可能被泄露,因此我希望谷歌只收集用户允许的数据。”

谷歌设置了一个界面,允许用户查看与自己Google账户相关的各种信息。谷歌隐私中心(Google Privacy Center)也提供了谷歌收集用户的相关信息,用户可以拒绝广告和分析性的追踪。

迈克尔·古恩德拉奇(Michael Gundlach)是另外一位从谷歌离职的工程师,他根据不同的广告系统研发了一款名为AdBlock的广告拦截工具。与Disconnect类似,这也是一款浏览器插件,有谷歌Chrome和苹果Safari不同的版本。

AdBlock可以阻止网页加载和显示广告,这其中包括谷歌的广告。而谷歌的大多数营收正是来自于这些广告。AdBlock的默认设置将阻止这些广告的出现。

古恩德拉奇说:“谷歌并没有要求我这样做,事实上我发现谷歌的文本广告还是有用的。”但是古恩德拉奇仍然决定用AdBlock阻止大多数广告,因为他“不希望自己被商业主义包围”。

经济难题

但是这也带来了一个经济难题:如果网站访问者看不到广告,自己的个人信息不被广告商收集,也就是相当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那么很多免费的互联网服务就有可能开始收费。

肯尼什计划用六个月时间来改进Disconnect插件,届时将评估这款插件能否形成一个可持续的业务。他还将在不久之前面向苹果Safari和火狐浏览器推出Disconnect插件。他表示,如果自己被迫放弃这个项目,那么将公开Disconnect插件的源代码,允许任何开发人员继续这一项目。

肯尼什认为,唯一的商业模式就是最终开发出一款非常先进的成熟的软件,并为这款软件收费。他说:“当我使用谷歌时,我为谷歌付出的我的关注和数据。没有任何服务是完全免费的,因为这些公司必须为自己的员工支付薪水。”

Facebook强挖墙角

谷歌成熟的商业模式或许与不少年轻工程师的理想相悖,尤其是那些充满激情、希望改变世界的“天真的”工程师。不过谷歌发言人表示,过去七年时间里,谷歌的离职率并没有太大变化,而且强于业界平均水平。

除了公司园区内的大量福利设施之外,谷歌还推出了一个名为“20%时间”的计划,允许谷歌工程师将20%的工作周投入到自己任选的项目。肯尼什表示,自己在谷歌时,将这20%的时间用于研发Facebook Disconnect。

但是这些优厚的条件并没能阻止优秀工程师离职。谷歌产品设计师道格拉斯·鲍曼(Douglas Bowman)去年离职谷歌,加盟了微博网站Twitter。有报道称,鲍曼在离职前忍受了将近三年的“集体设计”思维和机制,最终忍无可忍。

一些优秀的谷歌离职员工则采取了另外一种“背叛”的方式:加盟Facebook,这家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被很多人看作是谷歌最大的竞争对手。人们在Facebook网站上停留的时间已经超过了谷歌,还有很多人通过Facebook查找自己想要的图片,向好友咨询相关问题,而不是前往谷歌进行搜索。另外,谷歌搜索无法抓取绝大多数Facebook数据。

随着越来越多的工程师从谷歌“叛逃到”Facebook,据悉谷歌开始向员工提供数百万美元的优厚待遇,以防止他们流向Facebook。但Facebook仍然通过孜孜不倦的追求获得了谷歌YouTube、Android、广告团队的高管,谷歌地图的架构师,以及至少两名Gmail创始人。本周,Facebook又宣布,前谷歌用户体验主管保罗·亚当斯(Paul Adams)也加盟了Facebook。此外,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也来自谷歌。

当然,从谷歌离职也并非总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安娜·帕特森(Anna Patterson)于2007年1月从谷歌离职,创建了新型搜索引擎Cuil,并被称为“谷歌杀手”。但事与愿违,Cuil并没有成为谷歌杀手。今年9月,Cuil停止运营,帕特森也在当月返回谷歌,担任调研主管。

中山筹划税务价格

中山注册公司注销

工作签证证明

相关阅读